番外⑥话本(一些大家的日常。...)(1 / 2)

俯听闻惊风 语笑阑珊 5814 字 9个月前

鲁班城。

这日天才刚亮,三千市内就一片吵闹,工匠们忙着将几间旧赌场的牌匾拆下来,巨大的声响引来无数看客,人人都在好奇打探,到底是哪位财大气粗的老板,竟能一口气买下这五栋楼。

“这些楼的价钱,倒也没以前那么贵了。”其中一人道,“毕竟在阴海都覆灭之后,黑市就不再是以前的黑市。”日进斗金的生意被截断,赌坊倒了一大片,地皮铺面自然也要跟着跌价。

“跌了价,也不是普通人能买得起的。”另一人接茬,“看这阵仗,里外像是都要大修,那也是一笔巨款。”

在这种时候,这种地方,花这么多钱,得要做什么生意才能赚回来?

谜底在两个月后被揭晓,买楼者是先前东街书铺的张老板,他今时不同往日,出手阔气得很,再不必像从前一样,为图省钱将所有书都堆在昏暗地下,这家新的书店要多大就有多大,要多亮就有多亮,富丽堂皇的程度,与画中龙宫有一比。

“真是没想到,”一看客酸溜溜道,“竟让他这老小子赚到了钱。”

“也是命里该有。”身旁同伴艳羡不已,“谁能猜到,凤公子死而复生,与阴海都覆灭两件事,竟能盘活原本死气沉沉的话本市场?”

想买还买不到,要么排队,要么走后门,像《凤公子翻云覆雨录》这种书,价钱更是翻十几上百倍不止,张老板赚得盆满钵满,摇身一变成为了三千市中最吃香的人。

彭循的话本也挺火爆的,因为他少年侠义,又生得眉目俊俏,成日里骑白马过长街,引得不知多少少女芳心暗许,绣着鸳鸯的手帕像杨花一样漫天飞。彭流闻讯,特意招来管事问:“循儿最近可有中意的姑娘?”

管事长叹一口气,这个真没有,小少爷连看也不看那些帕子一眼,马骑得飞快,“嗖”一下就消失在了城里。

彭流:“他跑什么?”

管事:“急着去斩妖。”

于是少女们就倾慕加倍,因为彭小公子不仅英俊,竟然还很有事业心!而这份加倍的倾慕,也很直接地体现在了小话本的销量上。书商嗅到商机,自然不会放过发财的机会,几乎在一夜之间,有关于彭循的的话本就多了上百种,虽然撰写者们并不知道阴海都发生的事,但并不耽误乱编,反正少女们想看的,也不是那座破岛的残酷与血腥,只要故事中的彭小公子够迷人,那么他具体打的是哪座岛,就一点也不重要。

彭流:“……”

管事继续道:“与宋小少爷有关的话本,销量也不错。”

因为宋问薄情花心之名远扬,所以话本也是按照这个路子在走,先与这里的大美人纠缠一阵,又与那里的大美人纠缠一阵,狗血缠绵得很。这是幸亏没被亲爱的舅舅看到,否则估计会当场气到吐血。

出海的商船里同样满载话本,在远洋各处岛屿都是畅销货。红翡套着一条足以以假乱真的鱼尾,也从船主手中买了一堆话本,统统带回鲛村交给长愿,道:“怎么样, 我很仗义吧?”

长愿趴在礁石上, 翻一页,《宋公子梦中之情》,再翻一页,《宋公子月下寻欢》,再再翻,宋公子一刻也没闲着。他气呼呼地“啪啪”甩着尾巴,溅得海水像倾盆大雨一样噼里啪啦地砸,一个猛子扎回海里,不多时便收拾出一个箱子,交给了穿梭于海面的飞鱼:“帮我送到渔阳城!”

渔阳城中,宋问自然也知道关于自己的种种离谱传闻,但他向来是不会在乎这些的,依旧该吃吃,该睡睡,该倾慕美人,就倾慕美人。这一日,“咚”一声,从天而降一个大箱,险些将他的头砸破。箱子上雕刻着美丽闪光的鳞片状花纹,一看便知来自何处。

侍女笑着问:“公子,是鲛族送来的礼物吗?”

宋问合住玉扇:“是。”

他打开箱子,结果看见一只被黑雾包裹的水妖正在嘤嘤嘤地哭泣,青面獠牙,丑得要死。

宋问猛猛头疼。

再说回话本,其实关于余回与彭流的故事也不少,大致可分为两类,一类是大肆吹捧二位仙主的英明神武,算人情世故,另一类则是细细描述了两人与第一美人之间百转千回的故事,这可真是太有写头了,撰写者们纷纷表示,简直能一口气十本不重样。

主要素材也多,凤公子闹起来,以一敌十。他隔三差五就往金蟾城与鲁班城中跑,往往一住就是十余日,将两位仙主迷得全无理智,除了瞻明仙主,根本就没有第二个人能制止这一切。至于为什么只有瞻明仙主能制止,可能主要还是因为他足够凶狠冷酷吧,一身黑袍从天而降,从不理会大美人的挣扎与抗议。

就比如眼下——

“放开我!”凤怀月扯开嗓子嚷嚷,声传九霄,“谁让你来的?”

金蟾城街上的行人们纷纷熟练地捂住耳朵,对这戏码见怪不怪。

司危听而不闻,继续拎着人往城外走。

凤怀月着急:“我酒还没有酿完,不行,现在不能走!”

司危道:“你可以到六合山继续酿。”

凤怀月不肯:“六合山的水没有这里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