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8 章 妖魔的宿命(2 / 2)

大秦 肥皂有点滑 8099 字 1个月前

那么,不死术的再次出现,是否是一种信号,让这些深埋在地底的

不洁者“激活”了它们的责任,让它们从地底杀到了地面。()

它们会毁灭一切和永生有关的存在。

?肥皂有点滑的作品《大秦》最新章节由??全网首发更新,域名[()]?『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这仅仅是范雎的一个猜测。

至于为什么范雎的那只妖魔这个时候离开,范雎就不得而知了。

无论如何,相对的和平消失了。

军队忙于镇压到处作乱的不洁者,但或许是不洁者生命的层次太高,人类根本找不到也看不到它们的存在。

军队根本就没有用,对上的根本就不是同一层次的生命。

当无法对抗不洁者,物资又面临不足的时候,人类会怎么办?

战争被重启,为了稀缺的物资,为了生存,掠夺成为了一种途径。

秋收之后,各地物资有了初步的统计,然后冬天来临,诸国之战就响起了。

整个咸阳都人心惶惶,连范雎他们的商业街,生意都差了好多。

赵政愁眉苦脸,是他们新出的炒菜不好吃,还是新的糕点不吸引人?

范雎原本想要的安稳生活,看来也泡了汤,这诸国战事一起,他还能拦在千军万马前劝和?

上一个这么做的人,那个信奉兼爱非攻,尚爱尚贤,天下大同的圣人,早已经死在了两军阵前。

更何况,若不通过掠夺,各国的子民就要饿死。

范雎也实在开不了这个口,因为如今再高的技术也解决不了食物缺乏的问题了。

赵政:“听说,公子丹公子熊他们更惨,仙人说的那些不洁者在他们的国家更加的猖狂。”

“公子熊种的两熟麦,好不容易弄出来了一些,结果被邻国抢了。”

“天天都在打仗。”

秦国还算好的,兵强马壮,至少诸国还不太敢惹。

那些弱一点的诸国就惨了,最先起战事的就是他们,土地被践踏,财产被掠夺,多少人在哭泣。

诸国混战开始。

范雎哎了一声,原本源头在那些突然出现的不洁者,但人类对付不了它们,能有什么办法?

谁也对付不了它们,比如地母器皿,数量稀少不说,原本地母器皿就是地母文明的产物,用它们的东西去对付它们,都是白塔。

范雎,赵政,成蟜,褚太平,晋澜,坐成一排,唉声叹气。

范雎现在有一种心如死灰的感觉,这个世界没救了,谁也救不了,他甚至在这一刻有些理解那些向深空发出求救信号的绝望者的内心了。

因为绝望到了毫无希望,所以……将希望寄托给了不可能的存在。

等待着,祈祷着更高生命层次的拯救,因为能做的就只有这一件事,要么等待灭绝死亡,要么期待得到拯救。

而在范雎发愁的时候,让人意想不到的是,那只消失了的妖魔,突然又回来了。

带着一身的血,还有从未见过的疲惫回来了。

是的,疲惫,哪怕以前这只妖魔一直沉睡,也从未见过这般疲惫。

还有那身鲜血

() ,应该不是妖魔本身的,那么这些鲜血是哪里来的?

似乎在地底,这妖魔经历了难以想象的战斗。

范雎原本是想去给这妖魔烧点热水,洗漱一番,结果那妖魔一晃眼移动了范雎面前,先是打量了一番范雎,表情十分的复杂,然后用锋利的爪子指向了范雎腰间背包中的那个青铜盒子,达蒙之门。

沙哑的声音在范雎耳边响起:“聆听,聆听它的警言,是唯一的救赎。”

范雎的瞳孔都是张大的,人类的语言,这个妖魔口中发出了人类的语言!

范雎曾经就说过,这个妖魔拥有很高的智慧,只是它从未表现出来,结果……对方呆在他身边这段时间,在偷偷的学习,学习人类的一切,学习人类的语言。

一种难以想象的恐怖在内心滋生。

但也是这一刻,那妖魔的爪子抓在了达蒙之门上。

白霜从那妖魔身上涌出,如同海浪将范雎整个人包裹。

范雎:“……”

这家伙在主动让他进入白霜洗礼的状态。

而每一次白霜洗礼,范雎都能从达蒙之门中听到那个人的提示。

范雎的惊骇到了极点,这妖魔知道达蒙之门中存在的声音。

也对,达蒙之门是地母文明的起源,而比起人类,地母生物对它更加了解才对。

而这妖魔,从一开始守在范雎身边的目的,似乎就一直在守卫着这达蒙之门。

这个妖魔,它,到底是谁?!

肥皂有点滑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

:,

:,

:,

:,

:,

:,

希望你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