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1 章(1 / 2)

虫族豪华套餐 天灿心 11066 字 1个月前

“滴滴滴——”

勿扰模式下只有特定虫员可以接入通讯,安斯特将注意力从虚拟教室移到通讯申请上。

是亲王的宫务官。

原本闲适的状态骤然绷紧,安斯特从那点微醺酒意中彻底清醒过来。

雄父又要做什么?

他皱眉接通通讯,那头宫务官一丝不苟的声线没有多少起伏。

“抱歉,安斯特殿下,打扰到您休息,莫甫斯亲王吩咐必须即刻告知您,周末皇宫将会举办重要的晚宴,因瑟科特教会新一任圣冕已经选出,这场晚宴是难得接触教会的机会。”

安斯特下意识分析这些信息,总觉得这位雄父又有什么阴谋诡计。

他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

沉默蔓延,对面宫务官顿了顿,又补上一句,“亲王吩咐,无论如何您必须到场,这次晚宴不是普通的交际联姻宴会,不仅年轻的雄子雌子们会参加,上流贵族的掌权者也都会莅临。”

安斯特轻应一声,算作回答。

说实话,宫务官越是解释晚宴的重要性,他心里越是觉得不安。

他的亲王雄父可不是什么安分守己的虫,野心勃勃,心狠手辣。

安斯特还清楚记得,刚穿越来时,被雄父领着出访以稀有矿产资源出名的二等星芒奎。

当时星球上有二个小国,其中一国国王有事耽搁并未前来迎接,派来的年轻王室雄子表现不卑不亢,出色的外形气质更是让安斯特多看了几眼。

所以再后来,安斯特听闻芒奎星遭遇星盗袭击,二国变两国,惨遭屠戮灭国的王室正是当初那年轻雄子所属,还感慨世事无常,真情实感地惋惜。

直到安斯特在受封领地发展的势力拥有足够的能力,埋藏在阴暗面的腌臜真相才浮出水面。

没有什么星盗袭击芒奎星,不过都是亲王莫甫斯的报复。

安斯特甚至不知道“报复”这个词用得对不对,这种丧心病狂的行为背后真的有足够支撑报复一词的理由吗?

安斯特尝试从其他角度去分析这位陌生又残暴的雄父,譬如对方或许是想掌控芒奎星上的矿产资源,所以不够顺从的棋子成为了需要铲除的阻碍。

然而当芒奎星暗中被安斯特掌控,他才知道没有这回事,他的雄父从来没有插手矿产的计划。

一个新的问题又冒了出来,既然他的雄父根本看不上芒奎星的矿产,为什么又会带着他出访这些星球?

是敲打这些贵族?还是为他铺路?亦或是单纯享受处处被奉承的感觉?

安斯特的疑惑让他从未停下脚步。

兜兜转转一圈下来,他最终确定了,最不可理喻最荒诞的理由,亲王莫甫斯的确只是报复,因为被灭国的国王曾经说过一句:“安斯特殿下什么都好,可惜血脉还是不及帝国皇子。”

追寻答案的后果就是安斯特变了,从简单肆意变得复杂虚伪,只需要足够的催化剂,过程所需的

时间被缩短再缩短。

安斯特并非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变化,这些年所有精力关注都放在名为雄父的魔鬼身上,一点点剥开亲王莫甫斯的伪装,摆在眼前的结果令他毛骨悚然,他庆幸自己那点善良并没有被磨灭。

他知道得越多,越是想跟对方划清界限。

从表面奢靡华美的贵族交际圈走出来,安斯特才算是明白亲王唯一的雄子意味着什么,血缘和势力永远是他最大的阻碍。

结束通讯后,安斯特即刻联系管家到书房来见他。

这种规格的宴会,默认参与的宾客为偶数,需要携带伴侣或者陪同,由于安斯特并未婚配,没有雌君,每次带谁去都必须提前安排好。

贵族雌子们首先被他排除在外,无法掌控的虫会不会乖乖听话暂且不提,在重要场合的一言一行都会代表更深层次的意思,想与哪个势力联姻交好,从宴会陪同的雌虫隶属就能窥探一一。

安斯特前几次带去宴会的都是平民雌虫,样貌优越又没有背景,其中还有曾从事过不正当工作的雌虫,虽然对于这种工作雌虫并非自愿,但宴会中贪爱玩乐的雄虫可不管这些,乍一看眼熟的雌虫被安斯特带来宴会,那些微妙的眼神总是若有若无汇聚在安斯特身上。

“这次的宴会亲王特意叮嘱,不是普通宴会,有没有合适的陪同虫选,免得多生事端,觉得我故意去下他面子。”

安斯特拿起管家顺便带过来的玻璃杯,晃了晃里面的酸奶,稀薄的白膜挂在杯壁上,他不喜欢浓稠的口感,清爽微甜的酸奶更可口。

“殿下,酸奶已经兑过蜜糖水,里面还加了一片解酒糖。”见到安斯特的动作,管家解释了一句,才接着回答安斯特先前的问题,“阿沃是我们自己培养的,最是信得过。”

“嗯,只不过带他出去的次数不少,有心虫已经在打听他了,这种场合再带他去,引起亲王关注,难免过问干涉。”

安斯特将玻璃杯倚在唇边,仰头露出一截冷白皮肤,酸奶小幅度涌动,挨着一片饱满唇瓣,几番喉结滚动,“再冰镇一下更好。”

经过润泽的唇瓣多了几分水意,说话间轻轻开合,“现在想想,我们自己培养的虫怎么就阿沃这张脸还拿得出手,别的全在平均线之下?”

“当初不问出身,只论能力和忠心,筛选出来的虫实力方面更强一些,多少会有一点点不修边幅。”

管家的话很委婉,高情商的圆滑抹去聊天内容的尖锐部分,将缺点转变成恰当好处的夸赞,这也是安斯特看中的一点,试问谁不喜欢舒适的聊天呢?

安斯特本也只是一句调侃,并没有嫌弃的意思,听闻管家的回答,他有些忍俊不禁,不快的情绪也散了几分,“这话没错,七分靠打扮,努力一下应该能够到平均线。”

“殿下要不考虑一下庄园里那两位……”

安斯特摆摆手打断了管家的话,他已经知道对方的意思。

他帮助并带回庄园的雌虫不少,其中绝大部分都是样貌出色的亚

雌,这些雌虫可以选择留下,也可以选择离开,留下的前提是背景调查没有任何可疑和问题。

雌虫们的背景资料和一举一动都会记录交到安斯特手里,管家提到的雌虫是这两个月新来的,已经调查完毕,背景简单,住在庄园的这段时间也一直很安分。

“他们对我感激,但又能有几分真心,这次不同以往,需慎重一些,我再想想……或许也可以说我最近口味变了,喜欢壮实粗犷的。”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安斯特唇角微弯,“嗯,这样也不错……高大健壮,身形挺拔,气场又足,看起来特别凶,眼神会飞刀子,能吓得那些亚雌不敢上来搭讪。”

似乎是被自己的话逗乐了,安斯特少见地露出一个浅淡的笑,不是平常假意的弧度,连眉梢眼角都弯了弯。

“上一季谁实力测评最差?让他陪我去参加宴会,明早过来,跟我出去努力一下。”

安斯特调笑般在“努力”一字上咬了重音。

管家眼中有几分茫然,但没有表露出来,而在第一时间应声,“我这就去办,殿下还有其他吩咐吗?”

“没了,去吧。”安斯特说完将注意力转到光幕上。

“殿下早点休息。”

管家收拾走空玻璃杯,安静退出书房。

殿下最新的消息传来,底下的雌虫们一阵骚动,这样特殊的任务实在少见,虽然是指定了上一季实力测评最差的雌虫,但他们之间的实力差距一向不大,测评排名浮动难以预料,很难说这最后一名哪天不会轮到自己。

想想任务的内容,雌虫们面色各异,目光整齐又统一地投向满脸错愕的“幸运儿”因浮斯,这是因浮斯第一次实力测评最后一名,难得他测评当日有事缺席,没想到就摊上这样的结果,雌虫们的目光饱含各种意味,他们难以描述内心又羡慕又惋惜又觉得丢脸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能近距离跟殿下接触固然很好,可是这尴尬的身份……他们心里明白,一旦被殿下带出去,意味着暴露出与殿下的关系,以后不会再有高难度的特殊任务,换句说法,能对殿下提供的帮助就少了,这是他们这些虫最难以接受的。

“我……”因浮斯下意识张了张嘴,又咽下原本想说的话。

他自愿服从殿下一切安排,没有质疑。

等教官离开,同期的雌虫们将因浮斯团团围住,七嘴八舌激情议论。

“我就说大半夜的,怎么突然把我们召集过来,标注又写着非紧急事件,原来只要主角因浮斯到场就行。”

“看开点,能近距离接触到殿下,也就这独一份,再往远点想,说不定你真的能成为殿下的雌虫,替殿下孕育子嗣比谁的功劳都大。”

“你安慰就安慰,别加入自己的虚构幻想,殿下怎么会突然改变择偶的偏好!?”

“你们先别争论有的没的,当务之急,不能丢了我们组的颜面,也不能给殿下拖后腿,我俩体型差不多,新买的一套浅色休闲服送给你,祝任务顺利!”

“啊对,珍藏的嫩肤面膜送你,祝超额完成任务!”

“没东西送,给你发一套贵族礼仪视频,祝任务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