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41 章 冒险和探索永远没有终点(本书完结)(2 / 2)

地球三万年 肥皂有点滑 23445 字 9个月前

这个世界的第三次的自救,职业序章的出现,与其说人类通过生命熔炉的碎片研究出了各种各样的仪式以及衍生出了职业者来应对越来越恶劣的生存环境,不如说是这个世界的意志在为最后对付入侵者准备的一种手段。

这种手段发展到现在,带来了像盖亚,波次这样的超越

人类极限的终极力量。

这个世界的第四次自救,

英雄城的大帝和天译者。

原本在那个时代,

世界的意志以为,已经是对付入侵者的时机到了,大帝和天译者将领导这个世界终结入侵者。

但那个时代太混乱,大帝和天译者创造一个统一的帝国,结束混乱的秩序都来不及,东征西战,人类内乱不断,哪里可能集中所有精力对抗“神”这样的存在。

于是大帝和天译者受到了诅咒,他们不会死亡,但他们也永远离不开英雄城,他们按照命运的安排,在等待着,力量的汇集。

世界的第五次自救,亚伯罕!

亚伯罕是一个奇迹,只是他的路走歪了,歪得差点偏向了敌人,歪得差点没有等入侵者出手,他自己毁灭了这个世界。

但也是在真相揭露的那一刻,亚伯罕成了第一个对上“神”,试图“屠神”的存在,他或许并非为了拯救这个世界,或许只是为了堵上他这坎坷悲伤的一生,但他的确站在了第一线。

世界的第六次自救,鲜血暴君!

基于亚伯罕走的路实在太歪了,这一次世界的意志进行了矫正,就是矫正得太正了,鲜血暴君死于人类自己扭曲的欲望和内斗,人类再一次拧断了这个世界的希望。

然后就是第七次自救,沈宴的到来。

属于旧日的力量,现在的力量,未来的力量汇集在了一起,而且沈宴身负被抹去的属于这个世界的传承,应该不会重蹈覆辙,在没有见到入侵者之前,就被人类的欲望和内斗给搞死了。

复杂的模糊的信息在沈宴脑海中传递,这种传递方式并非一点一点进入脑子,而是各种零星断点。

所以,到最后,沈宴不由得一愣,他似乎对世界的第一次自救理解出现了偏差,第一次自救还得包括……深渊人鬼。

他们是这个世界留给人类的最后防线,代表的是旧日科技。

沈宴精神不由得一震,不由得想起在联盟的誓师之时,按理联盟的顶级强者都被抽调去对付“神”,联盟在最强战力上毫无疑问基本是干不过教廷的,这是所有人的担心,这也是两面开战的弊端。

但……那时的深渊人鬼,似乎经过深思熟虑之后,让沈宴他们不用担心和教廷的战争,全力对付“神”即可。

他们的意思是,教廷,交给他们深渊人鬼。

当时沈宴还没有明白这个意思,但那时的两线作战不可避免,也没有深究,但现在想想……

沈宴赶紧上网。

联盟现在内部,由各族还有几大人类城池的城主统领,沈宴直接找到了深渊人鬼的指挥官李响。

对于沈宴的问题,李响也叹了一口气。

“你知道深渊人鬼以前被所有人所弃,但为何依旧安然无恙的存活到现在?”

也不等沈宴回答,李响继续道:“因为我们深渊,拥有魔神震撼所有打我们主意的人。”

“但,魔神只剩下最后一枚,一但我们深渊失去了

它,就将失去最后的庇佑。()”

“℡()_[()]℡『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人类的最后一道防线啊,既然这是深渊人鬼的历史和意义,那么就让它真正兑现吧。

沈宴:“……”

他知道深渊人鬼一但失去唯一的威慑意味着什么,深渊人鬼无论愿不愿意,都得从深渊走出来,融入外面的世界,必须从新被所有人接受。

李响继续道:“但魔神的范围有限制,我们必须诱导教廷的军队进入射程,并将他们集中在一起。”

“我们只有一击之力。”

“这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若是消息走漏,魔神在厉害,也无法解决射程之外的敌人。”

深渊人鬼原本想独自担负起这个责任,一群被所有人唾弃之人,突然为自己的责任感到荣耀的时候,那么他们很难违背他们肩负的责任,哪怕是被压垮。

深渊人鬼在默默地兑现他们自旧日以来肩负之则。

沈宴深呼吸了一口气:“此事我会保密,同时,我会让盖亚调动整个联盟,帮助你们完成你们的计划。”

冬天的冰冷,却没有让这个四处都是战火和硝烟的世界消停多少。

癫狂得四处肆虐的教廷军依旧像失心疯的恶魔一样,只是各地的军队,如果从军事地图上来看的话,都在向曾经的第三防线,阿尔斯海峡靠近。

一条条代表行军路线和战场的标志,似有一种力量,让它们汇集在了一起。

阿尔斯海峡,是一处十分适合会战的地方。

教廷应该十分喜欢这里,因为以杀戮进行发泄的教廷,也需要这么一个地方。

就像双方默认发出了这样的交战的信号,以这一役来决定双方的输赢。

哪怕是联盟的人也都是这么认为的,紧张激烈的等待着,这场风暴的爆发。

但若是对军事情报掌握得十分清楚的人就会发现,看似都在向阿尔斯海峡会战地聚集的联盟军队,却在……悄然后撤。

多少有些让人看不懂了,但这是盖亚和最高指挥队伍发布的指令。

而陷入发泄中的教廷,即便发现其中的蹊跷,估计也只会当成是联盟溃败畏惧的后撤,他们只会趁机占领更多的城池,屠灭一切。

第三纪3673年春,度过了一个漫长的冬天,所有人都为这个世界的巨变还没有从寒冷中走出来。

这一天,不知道多少人习惯的望向阿尔斯海峡的方向,猜测着那里的战况如何了,哪怕明明相距甚远,根本看不到具体情况。

但今日似乎有些不同,他们……感觉到了大地的颤抖。

在那阿尔斯海峡,本该是两军交战之地,教廷的圣殿十字军汇集成了浩大的军团,黑色的污染力自他们身体散发,他们还没有从信仰奔溃中走出来,但又好像获得了新的信

() 仰,执着的想要证明自己存在的意义。

他们等待着,沸腾着,渴望着。

也是在这一天,天空的云层发出了尖啸,如同有什么恐怖的东西划破苍穹,然后从云层之中掉落而下。

世界都停止了,没有了声音,只剩下一朵蘑菇云冲天而起。

深渊人鬼实现了它们自旧日以来所守卫的责任,他们是人类最后防线,当人类面对灭绝的时候,他们将挺身而出,为人类灭绝的进程画上休止符。

蘑菇云过后,举世震惊,阿尔斯海峡从此成为世界又一绝地凶地,生灵不存,也没有生灵敢靠近,除了被夷为平地的广阔战场,还散发着来自旧日的最强污染。

也是从这一刻起,散落的教廷的游兵再不会是问题。

与此同时,亚伯罕,以及沈宴,赵阔,盖亚,波次他们的屠神队伍,在沿海和维克拉的两位虫族打得昏天暗地。

在那一刻,激战的双方都不由得看向了阿尔斯海峡的方向。

那种致死的窒息感,或许只有沈宴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

那是来自旧日的最恐怖的代表力量。

沈宴也趁机对勉强恢复一些理智的亚伯罕说道:“无论如何,我们现在拥有共同的敌人。”

“先将它们引向英雄城,或许我们才能战胜它们。”

“神”并非无法战胜,不朽者已经给出过这个答案,但也不可能轻易战胜。

英雄城的大帝和天译者,曾经杀死过亚伯罕,他们的实力可想而知。

但他们因为受制于诅咒,无法离开英雄城。

所以,就得由沈宴他们将敌人引到英雄城才行,集合这个世界最强的战力,若都打不赢,那只能叹一声,非人力能为,无力回天。

幽灵海的巨浪卷得如同海啸,周围的火山也被莫名的力量牵引得不断爆发,属于“神”带来的自然灾难已经在覆灭整个世界,这还是“神”被沈宴他们牵制住下的情况。

实在难以想象,若这两高层次的宇宙生物全力施为,这个世界将会变成什么样了。

无论如何,战线在向英雄城靠近。

日月升落,山海异域,天翻地覆。

而一座充满历史痕迹的古城也出现在了视线范围内。

有两人似乎已经在城门口等待了很久,一人显得英俊高大,牵着一匹马,一人显得文雅,用白束缠着眼睛,坐在马上。

就像所有人都有自己的使命一样,他们也等来了属于他们的使命,曾经因为一些原因错过的一战,现在补上。

以及,天空的云层之上,浩瀚的龙吟之声中,一只黄金巨龙,卷着一巨大的单摆。

已经停摆的单摆,从新摆动了起来。

自从这个世界发生巨变开始就准备的应对灾难的力量齐聚,浩荡的能力波动,让整个世界都在颤动一样。

单摆在龙吟的驱动之下,连两位“神”都受到了压制和影响,它们似乎记起了曾经的耻辱,变得愤怒而难

堪。

“低等文明中诞生的生物,

你们即便击败了我们,

又有什么意义?”

“你们的坐标已经显露在宇宙的维度之中,即便现在摧毁了达蒙之门,也无法再次隐藏起来。”

“你们阻止不了更多更高维的存在到来,哪怕仅仅是我们维克拉黄金虫族,数量也远超你们这个世界生物的总和,我们的族群比你们看到的星辰的数量还要庞大,你们的抵抗毫无意义,你们这里将成为宇宙的驿站,你们的文明将被取代……”

说实话,沈宴是震惊的,不仅仅沈宴,在场的所有人都一样。

像这两位外来者一样的存在,数量比人类所知的星辰数量还多,而他们拼尽全力最多也才勉强能拿下这两位而已。

人类在它们面前的确太过渺小,如同毫不起眼的沙铄,也终于知道为什么自己的世界会被称为低等文明的存在。

说实话,沈宴他们的确被影响到了,要不是面前的两位黄金神祇准备逃跑的话,沈宴他们还会继续震惊下去。

沈宴深吸了一口气:“未知是这世上最恐怖的存在,大海,深渊,星空。”

“但人类诞生至今,在无数需要面对的未知恐惧下存活到了现在。”

“我们能做的,仅仅是解决现在能解决的问题。”

“这世上最可怕的是未知,已知毫无意义,至少维克拉虫族现在已经进入了我们人类的维度,从未知变成了已知。”

两位“神祇”:“……”

其他人:是啊,至少他们现在就能解决这两个阴谋者。

差点被这两家伙忽悠住了。

龙吟再次响起,单摆的力量开始发挥作用。

众人围攻而上,黄金的血液从天空洒落,“神”的身体和灵魂再次被拉扯分离。

沈宴手上拿着达蒙之门,将那被分离的“神”的灵魂再次镇压在海底。

战胜曾经的未知,就像人类一步一步走来的历史一样。

这不是落幕,也不是终点,不过是人类翻过了又一座名叫未知的高山。

战斗结束,所有人充满了疲惫。

沈宴看着大海:“或许只有伟大的克苏鲁从我们的世界离开,才能解决我们的根本问题,否则我们依旧会不断的面对,像维克拉虫族这样的未知难题。”

而克苏鲁的问题从来都没有办法解决,就像愚昧从不会从人类消失一般,克苏鲁代表的是最原始的愚钝和痴愚,当人类哪一天不再拥有未知的时候,那或许才是最可怕的,即便是更高层次的维克拉虫族,不也在不断地追逐着愚钝和痴愚。

这一战持续得太久。

而整个世界在经历过这一场大战后,也变得开始休养生息了起来,工厂开始建立,平民开始进厂,有了自己的工作。

不仅仅如此,因为这个世界的环境使然,人口相对于土地而言是十分稀少的,沈宴又组织各城池开始新的土地的开垦,估计来年平民们就能有自己的一点土地可以耕种。

虽然大战之后看上去有些萧条,但希望的火光也被点燃,并熊熊燃烧。()

3673

?想看肥皂有点滑写的《地球三万年》第 241 章 冒险和探索永远没有终点(本书完结)吗?请记住.的域名[()]?『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联盟新法令陆续颁布,《土地新法》,《商业贸易法》《治安法令》,《各城池互不侵犯公约》,加上以前的《个人财产保护法令》,为这个世界的开拓和和平奠定了基础。

新的时代已经来临,就在当下,就像佣兵之城矗立起来的一栋栋新房,一条条古生古色的街道。

佣兵之城,虎豹佣兵团。

嘟嘟插着腰从外面走进来,刚才它去巡视它的产业了,都是它的,所有人都在给它赚钱,它要成为这世上最富有的恶龙。

笋子正在一堆孩子中,扒拉着自己脸上的黑色符文,旁边圣婴一脸认真:“笋子,什么时候亚伯罕来接你去诅咒之地,听说你去了那里就能当大哥。”

笋子愁眉苦脸,他才舍不得这里呢。

亚伯罕自那一战之后就消失了,据后来的消息,亚伯罕去了诅咒之地,在那里建立了一个死者的国度,成了那里的统治者。

世间的一切绝望者依旧归他管理,只不过,转化成死灵的绝望者,都得进诅咒之地,他为这个世间过不下去的人留下了一条道路,而并非他那个时代,像他一样的人,无路可走。

晒着太阳,听着院子里面孩子们的欢笑,这日子真好啊。

至于其他未知的问题?那是自寻烦恼,就像人类永远不可能解决掉所有未知问题一样。

就比如,院子中就发生了意料之外的不可控的事情,一块石头突兀的裂开,四分五裂的石屑中,露出一个汪汪啼哭的婴儿。

齐刷刷地目光看向沈宴和赵阔。

沈宴:“……”

看着他干嘛?

等等,这石头怎么有些眼熟,这不是赵阔和他没羞没臊的那块石头,夜夜宵歌,每一次姿势还不同。

笋子正围着那哇哇哭的石头婴儿对嘟嘟道:“看看,这才是小孩该有的样子。”

嘟嘟:“……”

什么啊,哭得汪汪的,太丢小孩的脸了,而且看上去一点都不聪明的样子。

还有,他就这么突兀的多了一个弟弟?

院子中一片混乱,但又显得十分的温馨。

赵阔目不斜视,沈宴也赶紧转移注意力,让老巫师乌瑟尔讲一些他游历时的故事。

乌瑟尔:“你们已经去过世界三大遗迹之一的高山之上的巨人遗迹,而在我们的脚下,是另外两大遗迹中的,地底移动的陵墓。”

“百年前,我去地底探索,无意中抵达了那里,那是我见过的世上最壮观的景象。”

“无数的陶俑一样的士兵,组成了难以想象的庞大军队。”

“在这些陶俑守卫的最外围,我找到了一颗能让我以非正常生命永生的药丸……”

这是属于乌瑟尔的故事。

“以此推测,那里肯定拥有更为惊人的财富和宝藏。”

(旧的冒险已经结束,新的冒险才刚刚开始,这个世界永远不会结束,总会有新的故事,新的传奇出现)

(高山之上的巨人遗迹篇完结。)

(希望还有机会续写地底的移动陵墓篇。)

(本书完结)

(肥皂的接档文:《大秦》)!

() 肥皂有点滑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

:,

:,

:,

:,

:,

希望你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