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2 章(1 / 2)

直到坐上回程的飞行器,再也没有一只雌虫能靠近安斯特五步之内,安斯特自己都没想到,看起来拘谨木讷的因浮斯能达到他的要求。

虽然这个过程中,对方看起来有那么一点粗鲁。

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不是贵族,没有利益牵绊,可以在合理的范围内肆意粗鲁。

坐在飞行器上,安斯特的唇角微扬,他觉得自己这次选择无比明智,想到那些贵族雌子一脸憋闷,又碍于在他面前需要注意形象无法发作的模样,安斯特轻笑出声。

“做得好,那些贵族气得牙痒痒,却又不能撕开伪装,今天一过,你的‘名声’就已经打开了,等到去宴会,你稍稍展露一些军雌本色,他们应当是见怪不怪了。”

因浮斯从刚才回到密闭安静的飞行器开始,才有空闲回想自己的所作所为,他变得有些坐立不安,懊恼自己怎么能在殿下面前暴露如此粗俗的一面。

直到此刻听到安斯特的夸赞,因浮斯才松了口气,他微微侧脸,迅速偷瞟了一眼邻座的雄虫,“是,我一定把握好这个度,不会让殿下为难。”

“嗯?”

“不会让安斯特为难。”

“因浮斯,随意一些,把我当成朋友,而不是什么殿下。”安斯特指尖轻缓敲击着座椅扶手,“我帮助过你们,你们也愿意帮助我,我们是互相扶持,不是严格意义的上下级。”

“如果有什么不满,或者不愿意做的,完全可以告诉我,我们还可以选择其他方法。”安斯特直视因浮斯,语气诚恳,“这次任务没有生命危险,却来得仓促,临时下达通知并没有征求过你的意见,虽然迟了点,但是,你愿意帮助我吗,因浮斯?”

因浮斯呆愣了一瞬,随后面颈皮肤迅速刷红,他看起来有些无措,急急忙忙回应道:“当然,当然愿意!您的所有要求,哪怕是有生命危险,我也一定为您做到!不仅是我,我们组所有虫都是这样想的!”

还真是容易感动,心眼虽然有,也太少了点。

安斯特挂上了淡淡的笑,标致完美,恰到好处的弧度礼仪师都挑不出错。

照理对方如此表现,他该感到高兴,可事实上,安斯特谈不上开心,他的思绪没有着落点,像是飘散的蒲公英,此时却黏上了蛛网,前路无望的归宿,身不由己的虚伪,自我厌弃的利用。

他转开眼,望向飞行器窗外,“能力范围内可以称为帮助,付出所有……听起来更像是献祭。”

“当初没有您的援手就没有现在的我,我早已立下誓约,理当抛却一切。”因浮斯郑重地一字一句说道。

背后的雌虫语声清晰,带着军雌铿锵坚定的力量。

安斯特望着窗上自己浅淡的倒影,声音轻到像是说给自己听的。

“会有自由的那一天的。”

几乎同一时刻,因浮斯的智能终端响起提示音,盖过了安斯特的声音。

“抱歉,您刚才说了什么?”因浮斯将提示音摁灭

,目光仍然专注在安斯特身上。

安斯特摆了摆手,“先处理消息吧。”

因浮斯闻言又把注意力转回智能终端。

安静的循环风在空间内涌动,行驶平稳的飞行器没有半点颠簸。

关闭终端光幕后,因浮斯几次欲言又止,直到飞行器快抵达目的地,才终于将话说了出来。

“那个……您晚上还有什么安排吗?”因浮斯反复捏搓指关节,“需要我做些什么吗?”

安斯特单手托着下巴,轻飘飘看了对方一眼,“没有。”

因浮斯将酝酿许久的话一口气说了出来:“我刚刚被告知退出第一集团军的文书暂未审核通过,还通知给我预留了晚上听直播课的名额……”

“你想去听直播课?”

因浮斯拘谨地点了点头,低低应了一声。

“当然可以。”安斯特顺口问了一句,“是什么直播课?”

“是伊可洛斯上将专场直播。”

伊可洛斯上将?

安斯特想起来了,今晚,星网自学学院,他也有个听讲名额。

不过,这个上将直播听讲的名额不是很抢手的吗?

想到这里,安斯特的视线在因浮斯身上转了转。

退出文书不通过,还送听课名额,看来因浮斯在第一集团军还挺受重视的?

“如果等到宴会结束,第一集团军还不通过你的退出文书,那就表明你们集团军上层并不介意你与我的关系,到时候你想回去就回去吧。”

眼见雌虫听完他的话面露雀跃,安斯特仍然不忘泼冷水。

“不过这个概率很小,第一集团军立场中立,不会想跟亲王这边沾染上半分关系。”

因浮斯目光灼灼,脸上不见一丝失望气馁,反而宽慰起了安斯特,“总有一天那些虫会知道,您跟亲王是全然不同的。”

飞行器停稳,舱门滑开,钻入空间的风裹着庄园花草的清新香气,将安斯特的发梢吹起。

鲜活的带着温度和色彩的风,将厚重的思虑驱散,拂过脸颊的发丝划出一串惬意微痒,真实的存在,又多了一点点意义。

安斯特轻吸一口气,起身的同时调侃道,“这一天是否会来到我不清楚,但眼下有一点我能确定,他们多半认定你们是被我洗脑了。”

……